前陣子  我們實驗室來了幾個博士後研究員

其中有一個  被分配到樓上作分生

一到實驗室就跟老闆要求  他要有自己獨立的個人座位 

他要自己有自己獨立的一套pipett

他不想在樓上作實驗  

所以跟樓下一樓的心臟內科助理們都橋好了  可以借用他們的細胞培養室




這些要求  老實說  讓我一開始就對他感覺不好

因為醫院這裡空間超小  一條bench可能要兩三個人共用一條

根本也沒有所為的"獨立的個人座位"

連大家的筆電都只能放在實驗bench上

只是刻意的用彩色膠帶或防塵紙把bench的實驗區和乾淨區隔開

不過 還是有些sales有時候會白目的把實驗用的東西放到所謂的乾淨區

畢竟  都是同一條bench  難免會讓人以為都可以亂放



所以我對他要求要有自己獨立的座位這部份很不以為然



老闆也順他的意  給他一個在樓下的獨立座位

因此我們的行政助理的位置就被趕到蛋白質體中心裡

然後他使用的桌上型電腦也被那個博士後佔領  搞得他每次要打資料都很不方便

每次廠商要報帳要請款要對帳找黃小姐都跑上來找我

因為他們找不到我們家行政黃小姐



除此之外, pipett的問題其實不大

因為我們樓上作分生的本來就是一人都有自己一組pipett

所以他這樣的要求老實說是不算太過分啦

不過我覺得聽在蛋白質體中心的人的耳裡  應該會覺得不太舒服

因為樓下蛋白質根本就pipett超少

所以我覺得他們應該會很辛酸~~



接著  就要進入重點了喔~~



他明明是作分生的實驗  卻打死也不上來樓上 

寧願去跟別的實驗室的人借實驗區

原因是: 他覺得樓上"不乾淨"  每次上來樓上都會頭痛

這理由真的讓人覺得啼笑皆非啊~~




雖然說我這個人也是寧可信其有  對神鬼這方面也是很尊敬

也許他真的有所謂的特殊體質

不過對於這個部份我覺得也未免太誇張

我們樓上的大部分人都經歷過"疑似阿飄嚇唬人事件"  我也曾經遇過

很玄沒錯  可是我覺得大部分都是自己嚇自己

我同樣遇過  可是我覺得對方沒有惡意  我也沒有不尊重對方

大家都是出來討生活的  何苦互相為難

而且我沒有作壞事  也不怕對方要對我怎樣




反正就是  從他來到現在  應該還不超過一個月吧!!  

買了一堆東西  

一堆試管架  一堆紙盒  還有一堆在樓上大家都共用的實驗耗材

而且好像還沒有經過老師同意(我想他可能還不知道我們買東西要經過老闆同意)

然後上禮拜二早上meeting結束  他就跟老師說他要離職了

那我老闆也罕見的很阿沙力的答應了  沒有死纏爛打的挽留

後來  老闆跟阿鳥說:

"我想你應該要知道這個  劉博士要離開了"

(因為那個博士後本來是要跟阿鳥一起合作一個計畫)

"都念到博士後了 還這麼怪力亂神"

然後老闆要求我們以後不要再討論那些怪力亂神的事情影響大家工作情緒




總之就是一個對我來說只不過是用很爛的藉口離職的單一事件

足以挑戰今日我最瞎












創作者介紹

算了

hshin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