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共欣賞...

(以下全文來自這裡)

 



晚上吃飯時,媽打電話跟我說他想去診所看看打個點滴,因為他這兩天都睡不好,覺得手腳酸軟。我不是那麼贊成隨便打點滴,但是這幾年來有點鄉愿,畢竟安慰劑好歹也有30%的人會覺得有效,只要不傷身體,我也就不是那麼堅持,反正這幾天吃不好,補充一點水分,維他命也能多少對手腳肌肉酸痛有點緩解。

又過了一會兒,電話又來了,我媽只是想告訴我他要打點滴了,怕我等一下找不到他,醫師一把搶過電話說『我跟他說』。

醫師說:『你是他兒子是吧?他說手腳酸軟,我要給他打個營養針。』我知道,他本來去這間就是要打針的,平常都叫我媽去學長那邊,至少比較確定不會亂來,不過今天晚上休息。這間診所每次都是打自費營養針,以前第一次看到時覺得很誇張,給病人打不一定需要的氨基酸跟維他命,收這樣的費用,和在醫學中心所受到的訓練完全不同,不過這東西願打願挨,如果病人覺得打完好多了,我也沒話好說。反正有時候我講的都不如鄰居或是阿姨說的有影響力,連家人都勸說不動(包括我老婆),對於自己說的病人會聽進去幾分,其實還蠻懷疑的。

我說:『是的,他最近都說睡不好,血壓有點高,人感到很不舒服。』還以為接下來是跟我討論病情及治療方式,沒想到人家時間寶貴懶得跟我瞎扯,『好啦,所以我給他打營養針補一下啊。』

『那我可以知道你打算給他什麼針劑嗎?』其實有點白問的,還能有什麼?

不過他的回答出乎我意料外:『你問那麼多幹嗎?跟你講你聽得懂嗎?你要不要自己過來看?』

這讓我有點錯愕,我媽大概沒跟他說我的職業,不過沒關係,畢竟是我們去求醫,但是更想知道你到底打了什麼藥。

『不好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你打算開什麼藥。』

我講你聽得懂嗎?你聽得懂嗎 』醫師已經開始不耐煩了。

前輩不好意思,我就是個賤人,遇到這樣就很想跟你玩到底『你不妨說說看,搞不好我聽得懂。』

『你是護士嗎?』他想想不對,男護士不多『那你是藥師嗎?』

『對不起,我都不是。』

那我講你怎麼會聽得懂?

『我有內科專科跟腎臟專科醫師執照,也是現任醫師,如果你用的不是太冷門的藥,我想還是懂一點的。要是聽不懂,還請麻煩你解釋給我聽。這只是想知道有沒有他會過敏的成分,或是有不能打的藥物。』

一聽到是同行語氣就軟化了,但是還是很不甘願,講出來還不就是氨基酸跟維他命B群?我不瞭解要對話那麼不客氣講那麼久幹什麼,一開始講清楚不就好了,是覺得我會跟你計較收費嗎?『謝謝你,那我瞭解,麻煩你照顧了。』人家畢竟是前輩,而且我媽還在他手裡,也不是生氣,只是覺得剛剛的對話有點好笑。

我一邊在跟他說,一邊在想自己看診或接電話時,有沒有犯同樣的錯誤。對,病人或家屬可能不是專業人士,你講的東西他可能聽不懂,那身為醫師或藥師的責任不就是該用他們聽得懂的方式解釋清楚嗎?為什麼只有對專業的才願意說出藥名解釋,對一般病患就用這樣的口氣呢?難怪會有人覺得醫師傲慢。至於患者去看診,不應該問清楚嗎?我們上餐廳對於這道菜的材料都會有興趣了,為什麼對要吃進肚子裡或是要打進身體裡的東西漠不關心或是乾脆全盤交給醫師和護士呢?到時候出事了才又開始扯責任問題。

會有這樣的警惕就是因為,有一次陪我媽去看骨科,門診完後要打一支止痛針,在施打前我很機車的問了護士小姐,『你現在要施打的是什麼藥?』『止痛藥啊』『哪一種止痛藥?』很明顯這是打工生,沒有牌照的護士,藥名根本念不出來,只好回頭去求援,裡面一個老護士很兇的出來『你問這個要幹什麼?』我只好表明身份,『不好意思,我總得知道你要給我媽打什麼藥,有沒有打錯,請問這樣有什麼問題?』鄉下診所裡的護士不全是有牌照的,這是大家都知道的,有沒有真的做好三讀五對也不確定,尤其病人多的時候手忙腳亂,會不會出點差錯也難說,所以彼此都該小心一點,不要等出事了再來怪誰。

但是不管你是不是醫生,身為患者或者陪診的家屬,你們都有權力問清楚你到底得了什麼病,要吃的每一個藥作用是什麼,要注意什麼副作用,醫師可能脫口用術語跟你解釋,聽不懂沒關係,但是你還是可以要求他用白話一點方式跟你講清楚。這樣不但可以保障你的就醫權益與安全,醫師也會覺得你很注重健康,會更用心照顧你。千萬不要覺得這樣醫師會不高興,真有這樣的醫師那你也可以選擇換別人看,畢竟藥是你吃進去打在你身上的,學我機車一點,但是記得講話還是要有禮貌,這樣人家會更樂意為你服務,這才是雙贏的看病規則。














創作者介紹

算了

hshin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