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莫名奇妙在FB上看了朋友的告白短片

觸目驚心的看到了某任的舊愛





亂逛亂逛,無意中點進一首日文歌,

中西保志的『最後の雨』,大吃一驚,

因為中西保志長得還真像我某任舊愛,

然後就安心的發現我其實不太記得那任舊愛的種種。 

阿妹聽完我囉唆,問:『為什麼安心?』 

我半秒鐘也沒有猶豫:『因為他曾經深深的傷害我。』 

沈默了一會兒,好
在憑弔比較年輕無知的自己,

曾經因為一個不懂得我的人,那樣心碎過。


手指在鍵盤上飛快的打起字來。

『所以乍看之下忽然吃驚,這是交替反應,

曾經被灼傷,看到火總會心驚膽跳的加以注意一下。

然後發現我想不起來這個人襯衫什麼尺寸,生日又是幾月幾號,

一切已屬過去,又高興起來,
可以冷靜的聽完一首歌,


中西君是無辜的。』 



一面又很無聊的訕笑自己,

靠北,
年輕的時候品味也不大好,連傷心都有點廉價,

被這樣的男人吸引,又被傷害,品味彷彿很差的樣子。
 




『那你是有想過要嫁給他嗎?』阿妹問。 

『沒有。』 

『那他是怎麼深深的傷害你?』 

『他說我不適合當妻子。』 

『喔他.......』



不管時裝美妝雜誌如何強調,

美麗確實不只皮膚那麼深,

就像愛情,也斷然不是純靠表面條件就會work的。




剛好看到草莓的網誌上寫了這段

也未免太符合我的心情了。 



不過他沒想過要娶我。

我被傷害的理由也只是無數次的劈腿又回鍋又劈腿罷了。

 
創作者介紹

算了

hshin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