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他在前往天堂的路上一路好走


星期六我在學校搬宿舍
搬到大約六點我爸媽來接我去醫院看我阿嬤
因為加護病房看病人有時間限制,所以我們很趕忙的就去醫院了
(先感謝我室友color & mogi幫我辦退宿還有收垃圾等等相關事宜)

到了醫院又跑去辦定期的停車證,因為原本辦的那張過期了
總之折騰了好一陣子,才趕上最後一點點時間看到阿嬤

距離上次看阿嬤的時間大概有兩個禮拜了

上禮拜是考試周,所以就沒去看他,拖拖拖,中間間隔了兩週

可是這次我看到阿嬤的時候,雖然嘴巴的管子已經拿掉了,卻又多了氣切的管子
我舅媽他們說因為阿嬤無法呼吸,所以就又動了氣切手術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氣切手術的關係,那天我看到的阿嬤整個人變的好腫
非常嚴重的水腫,整個臉.手腳.身體都腫的很誇張
如果阿嬤能睜開眼睛看看他現在的模樣,一定會非常不可置信
畢竟她瘦了一輩子,沒有想到最後離開的樣子是這麼水腫的狀態

聽護士小姐說,前幾天阿嬤有發燒,燒到39度,不過現在有降溫了
然後我去看他的時候,心跳119,血壓大概58/30,呼吸只有30
非常不樂觀

醫師也說我阿嬤目前用藥的份量已經達到最高,病情卻沒有起色
希望我們家屬能做一些準備,以免措手不及



於是星期六晚上
我爸媽跟我大舅二舅&舅媽阿姨還有阿公一堆人就聚在阿公家討論處理後事的事情
講到大概12:00多,稍微講個大概,就各自回家休息
(我爸媽跟我就住在阿公家)

星期日,我睡覺睡到一半發現我媽怎麼不見了(我媽跟我睡)
當時我轉身看看手機--兩點,我還以為是下午兩點,以為我媽他們大概也去醫院看我阿嬤了
不過外面天還是黑的,而且一直有電話鈴鈴的聲音
然後我就狠清醒的躺在床上,大約過一分鐘左右,我爸就進來房間叫我去樓下看著阿公



當時我就知道出事了



到樓下大舅舅的店裡,就看到阿公蹲在地上收拾東西,還有掃地什麼的
當時我真的不知道要跟阿公說什麼,
就看著他已經彎倒直不起來的頹圮身軀背對著我蹲在地上整理地上的零件什麼的

後來姨丈也來了,他就跟我ㄧ起陪著我阿公,不過我們一樣對阿公的悲傷無能為力

然後街坊鄰居都來了,一個阿婆,就和我回阿公家準備拿阿嬤的衣服
總之後面就是一連串很忙碌的開始,我就樓上樓下一直跑,忙著拿東西,準備細節用品

阿婆在阿公家煮腳尾飯,煮了一大碗公的飯,中間放個鴨蛋,熱騰騰的

後來我去樓上拿摔的破的杯子和餅乾,一下樓就看到救護車已經到了
大概是四點多快五點的時候
總之等大家都從醫院四處趕到之後,隨車護士才把阿嬤的輔助呼吸氣球拿掉

她就這麼走了...


後來我就趕快開車去載我表弟表妹過來(內孫),當時也才不過五點半
反正就是一連串眼淚跟佛經的儀式

到了下午五點左右阿嬤要入殮了
然後大人們交代絕對不能哭,所以我忍的好辛苦,故意把眼睛睜的大大的看天空

到最後要封棺的時候,法師叫阿公一定要來看看阿嬤的最後一面,
當阿公繞著棺木看著阿嬤的時候,他很近,也很靜的仔細的端詳著阿嬤
(其實阿嬤因為水腫已經變的不像她,也已經開始變色)
在那ㄧ刻,我看到阿公最最深沉的慟,他想說的話都還沒開口啊...
我再也忍不住大哭

接著封棺,所有一切就這麼結束,阿嬤也真正的離開了,到了很遠的地方去...



我不會忘記高中時候我因為要上暑假的課住阿嬤家的時光
尤其是早上五點多就先起床幫我準備好早餐,然後陪我走到火車站的那段時間

阿嬤總是最替人想,連最後要走的時候也恰好的選在星期日這個大家都放假的日子
他永遠都是這樣,不麻煩人,對人永遠都很客氣,慈祥且和藹
我想念那個不管我台語講多爛,胡言亂語的猛虧阿罵很漂亮,都會微微笑的老人家
我想念那個受了委曲卻不說,讚美鼓勵永遠多於批評懲罰的阿嬤


阿嬤,你辛苦了一輩子,天堂的路好好走,從此你再也沒有病痛
還有,我真的很想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shinyi 的頭像
hshinyi

算了

hshiny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