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覺得某種冷冷的液體流過我的頭,很快地火就燒到我的身上。當我意識到那是火,我開始光腳在院子裡奔跑,拍打著頭髮,大聲喊叫,但裙子下擺妨礙我大步跑動。驚恐的感覺讓我本能地往花園跑,它是唯一的出口。之後的事,我幾乎都記不得了。我是怎麼讓自己逃過這一劫?他是否在我後面追著?還是他在等我倒下,好眼睜睜看著我被火燒死?”


看到上一篇我貼的文章

我想到一本書,書名叫"活活燒死",是作者的真實故事



"我出生在一個規模很小的村莊。人們告訴我,這個村莊坐落在約旦領土某處,之後此處成為外約旦領土,最後則成為內約旦領土(約旦河西岸地區)。但是,由於我從未上過學,所以我對自己國家的歷史一無所知。人們也告訴我,我出生的時間應該是一九五七年或一九五八年,因此我現在大約四十五歲了。整整有二十五年的時間,我只講阿拉伯語。就算我離開村莊,我也未曾超過村落邊界那棟屋子以外數公里遠的範圍。我知道更遠處有其他城市的存在,卻從未見過。我不知道地球是圓的還是扁的,我甚至對世界毫無概念。我只知道必須討厭那些占領土地的猶太人,我父親稱他們為「豬」,我們不應該靠近他們,也不應該跟他們講話,更不能夠與他們有所接觸,以免跟他們一樣變成了豬。

我每天最少必須祈禱兩次,隨著母親和姊妹念念有詞地祝禱。直到多年之後,我到了歐洲,才知道《可蘭經》的存在。我唯一的弟弟,這個家的國王,他可以上學,但女孩子是不上學的。在我們家,生為女兒是一種不幸。為人妻子的首要任務就是生兒子,至少得生一個,若是只生女兒,人們便會加以嘲笑。家裡最多只需要兩三個女孩,就足以處理家事田務,或是照料牲畜,所以若多生了女兒,那真是一大不幸,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內盡快解決。我很早就知道人們如何解決多餘的女兒。我就在這種環境裡成長到十七歲左右,當時的我只知道一件事:因為我是個女孩,所以地位比動物還不如。

這是我早期的生活,也正是約旦河西岸地區阿拉伯女人的生活。這樣的日子,我持續了二十年,之後我在那裡死去。肉體上的死亡加上社會關係的斷絕,讓我從此與那個地方毫無瓜葛。 "


這是這本書的一小部份,也是作者親身經歷,因為他就是那個被活活燒死的人



我那陣子買了並看了這本書,讓我看的很痛苦而且一直哭




回教世界中是沒有女權的,基本上女人只是貨品,一如牲口,奴隸,甚至比畜牲都不如
(因為畜牲還能賣錢,女人在他們眼裡是賠錢貨)


家庭名譽罪是絕對不可存在的罪名,因為妨害基本人權;事實上即便是回教國家,家庭名譽罪也是觸犯當國憲法的


但因為千年來傳統都是如此 ,所以執法者事實上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甚至醫院也都不願意出手救援這些被自己家人殺害的女孩

有些幸運受到國際人道組織救援逃到國外的女孩必須要隱姓埋名,否則即使人在國外仍會被他的家人追殺而永無寧日甚至再度死亡

大多家庭名譽罪的犧牲者都是住在偏遠地區,回教國家的大城市雖然一樣沒有女權,但還不至於那麼囂張


總而言之~我很慶幸我不是出生在這樣的世界;要不然不是我被殺死千萬次,就是我殺死千萬男人.....




舒雅德生長在約旦的一個小村落,由於生為女兒身,她的厄運從出生那一刻就隨之開始。她宛如奴隸一般的童年,讓她不但目不識丁,對村落以外的世界一無所知,而且終日勞苦工作,比帶著枷鎖的畜生更為辛苦,甚至在父親的毒打與凌虐中度日。她甚至看到母親悶死剛出生的女嬰,以及弟弟用電話線勒死不知道犯了什麼錯的妹妹。

在舒雅德十七歲那年,可怕的事情竟然降臨在她身上,因為她墜入了愛河──在她的家鄉,女子談戀愛不但會招致街談巷議的言語暴力,更可能引來殺身之禍。絕望的是,短暫的戀情讓舒雅德珠胎暗結,她未婚懷孕讓家人蒙羞,於是她只有面對唯一的懲罪:死亡。

經過祕密的家庭會議,由姐夫担任劊子手,在舒雅德身上澆油縱火……。然而,舒雅德奇蹟般逃過劫難,並且在25年後勇敢地挺身而出,為全球不計其數的「家庭名譽罪」受害女性做見證。

舒雅德在《活活燒死!》中,不但生動地描繪她童年的種種可憐遭遇,並且大膽地揭露家人如何密謀將她處死,如何對她施以酷刑,以及她在全身70%以上遭到灼傷之後,怎樣掙扎求生,驚險地逃往歐洲,開創新的人生。舒雅德的故事,透過她本人未經修飾、甚至帶點童稚的聲音娓娓道來,凸顯了她所經歷的一切是如此驚世駭俗。

儘管這種「名譽犯罪」聽來駭人,但是對於那個封閉世界中的人而言,這是最合乎邏輯、最自然的結果。事實上,目前在世界上某些國家,這樣的暴行仍然在人們的默許和法律的寬待下發生。執行這種私刑的人往往被視為英雄,而所犯下的「維護家庭名譽」的罪行,甚至受到法律的寬待。例如,約旦的法律中有兩則條款明確指示,法官必須寬待「家庭名譽罪」的犯案者,其刑期一般為6個月到2年。而服刑者經常無須服畢全部的刑期,就能夠出獄。


根據統計數字,全世界每年發生了超過6,000件的「家庭名譽罪」案例,這還不包括自殺、意外等等不在檯面上的案件。在某些國家,人們竟然將一些勇於挑戰陋習的女性關到牢裡,因為惟有這樣才能確保她們的安全,有些人甚至在牢裡待上十五年之久。

《活活燒死!》字字令人痛心,深深牽引著所有人的人道關懷與思緒。它並不是文學修辭堆砌出來的加工品,而是一部女性遭受殘暴凌虐的真實紀錄,更是呼籲世人剷除惡習、展開救援的吶喊。


以下 節錄自 ”艾斯亞緋@意念流域”文章
(http://blog.sina.com.tw/rompelf/article.php?pbgid=10415&entryid=11876)

對於有幾段描述關於生存及隨時準備面對死亡的恐懼,有著很深刻的震撼:

【我看見母親躺在地上的一塊羊皮上,她正在生產,我聽到一些母親和寶寶的呼喊聲,但母親很迅速的拿起綿羊皮,然後把寶寶悶死。她是跪著的,我看見嬰兒在毯子下亂動,然後一切就結束了。我不知道後來發生什麼事,而嬰兒已經不知道在哪裡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她這麼做,之後我又看到第二次,我不確定是否看到第三次,但是我知道還發生過第三次,因為我曾經聽到長姐拉娜對母親說如果我有幾個女兒我也會像你這樣做...】、

【當我們回到家時,有沒有可能所有的人都死了呢?是否父親會殺了母親呢?只要砸一塊石頭就可以了嘛!那我們該怎麼辦呢?...我每一次到井邊汲水時都會祈禱,因為那一口井是那麼深,我對自己說,如果有人把我推進警哩,沒有人會知道我到哪裡去了,我將會死在井底,沒有人會來找我的...】

【接著什麼都沒有了,然後又是車子的聲音,還有婦人的聲音。我仍然感到燒痛,彷彿火始終都在我身上。我無法抬起頭來,無法移動身體,甚至連手臂也動不了。我著火了,始終處於著火的狀態。我聞到了汽油的味道。我不熟悉那引擎聲,不懂的那些婦人的哀嘆聲,也不知道她們要帶我到哪裡去。當我稍微睜開眼睛時,我只看到群子的一小片布或我身上的肉,全是一片漆黑且發出臭味。我始終感到灼熱,但我身上已經沒有火了。然而,我仍然感到正在燃燒。在我的腦海裡,我仍然帶著火一起奔跑。我將要死去,這很好。或許我已經死了。終於,一切都結束了。...】




作者簡介
---------------------------------------------------------------------------------

舒雅德(Souad)
全球首位「家庭名譽罪」受害見證者。
她現今隱姓埋名,已婚並育有三個兒女,現居歐洲。
致力於對抗名譽罪行的血腥惡行。為了保護隱私與安全,她必須以化名來提供證詞及發表言論。






創作者介紹

算了

hshin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