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Giddens (九 把 刀) 看板: SD_Giddens
標題: 阿財與小郭襄牽手跟大家問好
時間: Wed Oct 26 12:19:24 2005


煙火在天空爆開。

真是無懈可擊的第一次約會啊。我呆呆看著天空。

我想起還有很屌的煙火放在車上,車子距離公園放煙火的地方不過十秒的衝刺,

於是我叫她待在原地,我跑回去拿就好。

拿起煙火,蓋下車屁股。我轉身看見氣喘吁吁的她就站在旁邊。

原來她還是傻傻的跟著,嚇了我一大跳。


「妳阿呆喔?不是叫妳待在原地就好了嗎?」我笑罵。

「一個人待在那裡,我也不知道要做什迷呀。」她嘻嘻。







我喜歡她。

實在無法想像,如果無法繼續喜歡她,會是什麼樣的慘絕人寰的生活。

人生沒有意外,每件事都有它的意義。

喜歡上了就喜歡上了,這種事,除了愉快認栽,沒有第二條路可走。

我二十七,她十八。

他媽的我大她九歲。









許多人說,年齡不是問題。

是啊,對一個立志要成為當今之世,故事之王的男人來說,

九歲算得了三小(三小,出來領便當了)?

也許對一個思想成熟,行為幼稚的我,這個差距正好是一種甜蜜的契合。

七十歲的老男人跟六十一歲的皺女人在一起,沒有什麼。

六十歲的皺男人跟五十一歲的歐巴桑在一起,沒有什麼。

二十七歲的我,遇見十八歲的她,我的天還真是不錯。

但年紀越是往下推算,就越是恐怖。








當我剛剛上大學,她才剛領到國小三年級的課本。

當我笑嘻嘻在國小三年級課本上塗鴉,她才學會叫第一聲媽。


真恐怖。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她知道趙傳嗎?了王傑嗎?喜歡過張雨生嗎?

我們之間到底有多大的信仰差距?












「妳喜歡5566嗎?」我在msn前合掌祈禱。

「不喜歡,喬傑立的我都不喜歡。你喜歡喔?」她敲下。

我鬆了口氣。

「沒,只是省下我去練5566的歌的時間。」我開玩笑。

















其實,她根本不必喜歡屬於她的九年前的一切。

我想太多。

然而,當她的眼淚滴在我的胸口上,我說。










嘿!我覺得差距九歲真是浪漫到不行。

九歲耶,超屌!

十八歲的我,要是站在九歲的妳面前,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

在未來某一天,要跟這樣一個小蘿莉談戀愛的。

而且,竟還會被煞到快得心臟病。

真的是有夠浪漫。

楊過在十八歲時,也曾經抱過剛剛出生的小郭襄喔。

我啊,最喜歡小郭襄了。

最最最喜歡小郭襄了。












她的眼淚一直掉個不停。

「下輩子,再給我一次機會。然後啊......」

我更想哭。

「讓我早一點遇到妳。」













許多部份就不表了。

阿財被委婉拒絕了兩次,在糗影村抓狂暴走了兩次後,

我們終究還是在一起了。

我終於可以待在我追求的,非常厲害的心跳旁邊,航行我的故事之王夢想。

而我,也期許自己可以讓她幸福,覺得生命裡每個呼吸都值得期待。











在一起了。

終於在一起了。

年齡的差距不再是負擔,反之,我覺得很甜蜜。

昨晚我押著她念經濟學,她陪我評審奇幻基地的文學獎稿。

她不專心,我也不是很專心,彼此的進度都很鳥。

但終究會越來越好的,不是嗎?












阿財跟小郭襄在一起了,阿財很高興。

九把刀,則繼續豪邁地奪取天下。

看過這麼溫馨的3P嗎?

我們一起練習在迷路的時候笑,練習在悶悶的時候接受對方的擁抱。

練習在念對方名字的時候,臉上不自禁地浮出幸福的笑容。

我們會很好。








有了妳,人生才值得,不停不停的戰鬥。

有了我,希望妳永遠都很快樂。


本文from  http://www.wretch.cc/blog/Giddens&article_id=2088568



---------------------------------------------------------------------------------------------------------

作者: Giddens (九 把 刀) 看板: SD_Giddens
標題: 你們家老大,就要去當兵啦!
時間: Wed Nov 2 01:56:13 2005



今天晚上,我去政大預錄蓓爾跟鮮鮮的廣播節目前(下週三播出,有線上收聽的話

,請大家幫忙錄音,我想給小郭襄),接到我爸的電話。


複檢通知下來,兵役課說我的體位判定是乙等,但還可以去一趟成大醫院複檢一次。

簡單說,就是要去當兵了。


在政大校門口一聽到這個消息時,我當然傻眼,第一個念頭閃過腦子,是「我就要

失去小郭襄了。」久久無法言語。


記得前幾天才跟小郭襄提過這個可能,我當時說,如果我要當兵,我會跟她分手,

讓需要陪伴的她自由,寬心,別被剛剛認識不久的我給羈絆。今天下午載小炘回台

北,我還在車上說,如果我不必當兵確定,我一定要開個雜交派對,有說有笑的。


而現在,我超難過的。

原本,依照我的個性,根本不會因為要當兵而「難過」的不是嗎?

應該只是很幹而已,然後就會拿出「嘻嘻,那樣也沒辦法了」的表情,不是嗎?

我他媽的竟然非常難受。


兩個主持人笑嘻嘻走向我,領我走到位於半山腰的電台。

我這個人其實沒什麼內心話,不久就跟兩個特地綁馬尾的主持人說了這個情況,

直言我根本就正在陷入泥沙漩渦裡,幾乎爬不上去。


「有這麼嚴重嗎?不過就是去當兵,一下子就回來了啊。」鮮鮮說。

「有。小郭襄是很需要人陪伴的女孩,我知道。我完蛋了。」我很洩氣,只是

努力在苦笑。


重要的東西,要拿出像樣的時間來對待,我很清楚。

這次,我又要失去心愛的人了嗎?


「這次要跟妳說對不起了。」我傳簡訊,關機,錄節目。




錄音中間空檔的時候,我跟蓓爾跟鮮鮮討論起我的想法。

說真的,我沒有那個臉,跟那種狗膽,要一個剛剛在一起不久的女孩,等我當兵。

或者,陪我渡過當兵的荒涼歲月。

我很喜歡小郭襄,真的超喜歡,一整個控制不住的那種頂級被煞到翻的喜歡。

我希望她過的開心。

------好吧,上面那個句型有誤。

我希望小郭襄過得開心,並因為有我,過得更開心。

如果我沒辦法陪她了,或許放手是對她好的,一種讓她開心的方式?

我很難過。其實我很不想。

我不想失去小郭襄,無論如何都不想。

但我不知道,小郭襄是怎麼想的。

她可能很怕我留她?

她可能想分手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我常常說,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戰鬥個屁。」我的下巴杵著桌面。

好慘。

「不要跟女孩子說<拖累>兩個字。」蓓爾提醒我:「那會使女孩子覺得她是你

的負擔。女孩子也可以很堅強的。」




我虎軀一震。

瞬間,我想起小郭襄鑽進我的胸口,那可愛的嘻嘻模樣。

瞬間,我很想在軍隊的會客室裡,看見小郭襄提著仙草蜜來看我的樣子。

瞬間,我聽見小郭襄那句,重複又重複的「開心」。

開心。

我也想要。




「妳說得沒錯,人是可以被期待的。」我精神都來了。

我想起了一件事。

在我知道我即將去當兵的那時到現在,我都沒有去想我接下來的小說該怎麼連載,

兩個電影劇本該怎麼完成,答應好了的演講會不會有失約的狀況------

沒有,都沒有。

我整個腦子都是小郭襄。

我徹底,變成另一個需要小郭襄,才會真正開心的人。

「我不想要放棄。我想努力。」我對著麥克風說:「我想跟小郭襄在一起。」






小郭襄可以被期待,因為我很想期待。

我需要她。

我想要小郭襄跟我之間,有羈絆。

因為這羈絆會很珍貴。

我值得。

我們一起的未來,更值得。



下了節目,我打電話給擔心到快要生氣了的小郭襄。

我輕鬆地告訴她這個爛消息,戰戰兢兢等待她的答案。

提心弔膽。

「我不想放棄啊,我想跟你在一起。」小郭襄幽幽說道。

「真的嗎?我可是,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想要跟妳在一起啊。我無法想像,

沒有辦法跟妳在一起會有多慘。」我很感動:「我想努力。」

反覆確認,後來又聊了很多。

一路走到動物園捷運站。

我真的很開心。

突然,極可能去當兵這件事,變成了很讓人快樂的一個東西。

「我喜歡你,我會越來越好的,真的真的。」她彷彿在嘟嘴。

「在講什麼啊?現在是妳虧大了耶!」我哈哈。

「我一定會越來越好的,真的!」小郭襄不知道在搞什麼。

「知道我有一個願意陪我當兵的女朋友,讓我超開心的。」我很高興。

「你好誇張喔!太誇張了!」她嘖嘖。

哪會。

我好想抱抱妳。

捏捏妳。

「我要把妳的照片貼在櫃子上,然後啊,會客的時候大家都會看到我有個超正

超正的女朋友,一定超羨慕的啦!班長一定會逼我把妳借給他牽個手,不然就

要虐待我。」我笑得亂七八糟。

「那怎麼辦?」小郭襄嘻嘻。

「揍死他。牽一次揍一次。」我嘻嘻。

「真的嗎?」

「真的啊!」



好開心喔。

過一陣子,我就要去撿肥皂了。

糗影村的大家啊,要珍惜初代糗影還在的時候喔!

演講,電影,書約,我都不會再接了。

你們能理解的,我知道。

履行完該履行的戰鬥,我要做的,就是寫完HERE連載,存三本獵命師。

最重要的,是將我跟小郭襄之間的約會撲滿,狠狠存滿。

存到,即使當了兵也花不完的,很多很多的喜歡。

希望聽見小郭襄說我愛你的那一刻,能快快到來。

我也是。




你們家老大要當兵啦!

吼!要幫小郭襄一起想我啦!

會客的時候,要拎著小郭襄來看你們家老大啊!




本文from: http://www.wretch.cc/blog/Giddens&article_id=2108383
















創作者介紹

算了

hshin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