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幾天看了幾本書

其中幾乎都非常巧合的,內容都是以第一人稱敘述的

不像一般故事是用旁觀者的立場在講故事

而是讀者自己就像當事人一樣,身歷其境

尤其是姊姊的守護者這本,一開始看還有點看不懂

因為一開始根本不知道到底誰是誰



看完這本書有點心情不好

其實上禮拜就看完了,可是不想寫心得

看起來是厚厚的一大本,內容也真的不少

其實故事背後要想的事情恐怕比書本身更值得思考

最近很多人都有分享這本書

所以就不加以贅述了

詳細介紹如下:


暢銷書排行榜上的寵兒茱迪.皮考特又一衝擊人心的感動創作
甫一出版即盤據《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轉瞬間狂銷數百萬本
目前已被譯為三十餘種語言,震撼無數人的心靈

史蒂芬.金讚賞的其中一位暢銷小說家
網路上讀者含淚熱烈討論
〈父母有權決定兒女的生與死嗎?〉

榮獲美國圖書館協會頒贈瑪格麗特亞歷山大愛德華獎
榮獲書籍瀏覽網站(Bookbrowse.com)2005年鑽石書獎
獲選英國理查&朱蒂圖書俱樂部2004年十大好書之一
入圍2005年英國書獎
IMPAC都柏林文學獎提名

  莎拉為了救罹患急性前骨髓性白血病的女兒凱特,利用醫學科技生下與凱特有完美基因配型的安娜。十三年來,安娜不斷地供應凱特血液、白血球、骨髓、幹細胞,現在輪到了她的腎臟。無法忍受再被當成藥糧的安娜決定反擊她的父母,控告父母奪走她的身體使用權。《紐約時報》暢銷作家皮考特以不同人物的口吻來接續故事的發展,探討一個極具爭議性的話題;對「愛」有深入的刻劃及詮釋,以細膩的筆法,精妙的細節,靈巧的掌握人與人之間脆弱敏感又錯綜複雜的關係。








第二本書是左耳,昨天晚上睡前看的

本來想說睡前來看個一兩章

結果居然一不小心一口氣花了不到兩小時就把這本看完了

幸虧昨天下午我有睡午覺(睡到打呼+流口水),否則今天早上應該起不來




這是我第一次看饒雪漫這個作家的小說,覺得很新鮮,

我喜歡她文章裡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會在圖書館中莫名奇妙挑中這本書的原因是他的封面寫著:

"甜言蜜語,只說給左耳聽。對著左耳說情話,最能打動情人的心"



內容我也不想多說,想看的人去找找吧...

總之是一本很適合一口氣看完的一本書(因為不厚)

而且,最後你會發現,你絕對會不知不覺就把這本書看完的...

 
 
 
華人世界暢銷作家饒雪漫的青春文學巔峰代表作《左耳》,是饒雪漫最放縱的一次創作。
《左耳》被各界一致認為是饒雪漫的巔峰之作。它生動地塑造了小耳朵、吧啦、張漾、許弋等一批性格迥異的年輕人形像,並用極富張力的文字完美展現了當下年輕人成長時期的疼痛和美好。饒雪漫本人也對此書非常偏愛,認為是自己寫作二十年來最「放縱的」、最成功的一次寫作。因為意猶末盡,她又創作了續集──《左耳終結版》,即將在近期內推出。
 
《左耳》呈現最自然、最深刻的青春情懷,令人一讀再讀,感動不已。
 醫學專家說:甜言蜜語,說給左耳聽。於是,饒雪漫塑造了一個左耳失聰的女孩李珥,李珥在青春時期的苦樂,以及李珥周遭的朋友──吧啦、張漾、許弋、尤他等,都各自展現了不同樣的年少輕狂。
 
 
 
[  作者序 ]
饒雪漫序~~當翅膀張開的時候
 
        十一月十八日。
        1118,這是個吉利的日子。
        我寫完了我的《左耳》。這是我寫得最長的一本書,好多時候,我停也停不下來,其實寫到這裡,它也只是一個暫時的停息。雖然我費了好大的勁終於收住了尾,但是我自己知道,我還有很多的故事要說,誰也無法阻止我。
        那天晚上我夢到一個巨大的翅膀,純白色的,在灰暗的天空下斜斜的,以絕對的氣勢掠過我身旁,那個夢裡居然還有音樂,像是我平日裡最不懂得欣賞的交響樂,醒來後,它們依然敲擊著我的耳膜,一下又一下,讓我精神。
        這是一個應該在青春期來臨的夢,它遲到了整整十八年。
        現在,如果你要我回憶,我回憶不起自己究竟是何時開始決定寫《左耳》的,這個書名從心裡跳出來,也絕對只有短短的一秒鐘的時間,我有些疑心自己這個名字會不會好聽,或者說不知道它會不會讓編輯和讀者覺得索然無味,於是我上Google打出了這個詞,一秒鐘以後,出來了十五萬個結果,排在第三條的是一個新聞,新聞的標題是:醫學專家證明,甜言蜜語,說給左耳聽。
        我對自己的書名立刻充滿了信心,我想好了,如果有一天,不管誰問我為什麼要起這樣一個名字,我都可以用這句話來回答他而無須像以往那樣費勁心機,這簡直太省事了。
        很多時候,「愛情」這個詞,它真的可以替代一切。
        但當然,我不要寫一個愛情故事,這絕對不是我寫作初衷,我要寫的是「女生」,這個被我愛到骨子裡的特殊群體,我要寫「她們」的成長,「她們」的痛苦和歡樂,上帝做證,這麼多年,我是如此孜孜不倦。
        很多的記者都問過我,饒雪漫,這是為什麼,為什麼你要一直這樣寫,有時候我也想不通,也許,這乽是那個遲到的夢惹來的禍。所以我才會一遍一遍地在文字裡,重複著我的十七歲。重複著告訴每一個人,因為愛著,就算痛到極致,我們不會老去。
        小耳朵,就是這樣的一個女生。
        我知道會有很多的人愛上吧啦,喜歡上吧啦濃烈的色彩和張揚的笑容。但對我而言,小耳朵是更加地貼近我心靈的。她是那樣鮮活地活在我的心裡,有時候,我會想像她說話的樣子,慢慢地,輕聲細語地,但帶著堅決意味,心一點一點地疼。我對小耳朵,更有一種說不出的敬仰,她自有她的場,她在中讓給吧啦的那把傘,她伸出手替張漾和麵的動作,她在酒吧外面蹲著等許弋出現,她抱著尤他送她的手機在火車站廣場流淚的樣子……都讓我願意相信她是一個天使,她小小的白裙子,就是她小小的翅膀。我們都沒有見過天使,而天使應該就是這樣吧,縱然傷痕累累,依然奮不顧身且永遠笑容甜美。
        我的小耳朵,她一定是這樣的。我無數次揣測關於她的結局,無數次地問別人同一個問題:你想小耳朵嫁給誰呢,張漾還是許弋?我得到的答案是一半對一半,於是我一面寫一面掙扎,一面寫一面猶豫,但其實到最後我才發現,答案是明擺著的。我知道我無法改變我自己,就像吧啦無法改變吧啦,小耳朵無法改變小耳朵一樣。我知道我們每一個人,就算是有了足夠的理由,也無法說服自己改變在來時的路上,就早已經決定了的一個選擇。那是命運的安排,最好的方式,就是微笑著接受。
         我喜歡在清晨最好的陽光裡敲字,手指在鍵盤上來回,像彈鋼琴,我被文字控制,內心響起音樂。感覺無與倫比的幸福,我深知不是每一個人都能擁有這樣的幸福,於是我越來越懂得感恩,懂得用最舒服的語調和別人交談,懂得付出,其實是一最美好的獲得。當然這也是危險的,因烠時候我會在自己的文字裡迷失,找不到來時的路,我極力尋找一雙翅膀,它可以帶我飛越,於可以看得更高望得更遠。
        我忘了,當我展翅飛,也許就停不下來。好像《校服的裙擺》裡羅寧子和小三兒的一段對話:
        鳥為什麼會一直飛?因為它不飛,就有可能死掉。
        可是沒有人願意死掉。生命生生不息。我們都要面向太陽,驕傲地活著。像力力麵在MSN上的名字:如鷹一樣展翅飛翔。
        我喜歡這句話,喜歡驕傲地活著。喜歡所有積極向上的人們。
        2005注定是忙碌的,簽售,講座,總是讓我摸不著邊且極度抓狂的電視劇。常常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做什麼。可是2005對我而言注定是不同尋常的一年,因為在這一年,在幾乎不可能的情況下,我終於寫完了我的《左耳》,完成了我和我的少年朋友和青年朋友們共同的成長儀式。
        烟花,屋頂,年輕的無所畏懼的面孔。我們都經過或者正在經過的歲月。有的東西留了下來,有的注定永遠消散。所幸的是,在擦肩的時刻,我們記住了彼此。如果我的微笑點亮了你,在你去的路上多出一盞燈,那麼我也會感覺溫暖。
        當然還有很多的路人,我們可能永遠陌生,當我經過你身旁,哪怕你看不到,猜想到我的美,也是好的。
        讀一本書,很累。
        親愛的,謝謝你們。
 
                                                                                          饒雪漫
                                                                                              2005年11月20日
                                                                                               寫於江蘇鎮江
 
 

台灣版序~~當我們有點好奇
 
        寫完《左耳》後,我常常會問自己一個問題:如果耳朵真的聽不見,會是什麼樣?
        寫完《左耳》後,成千上萬的讀者問過我一個問題:吧啦在生命最後一刻說給小耳朵的那句話,到底是什麼?
        我不知道。
        我想,一萬個人,應該有一萬個答案吧。
        我們總是這樣,對一些不可能知道答案的事情充滿了好奇之心。
 
        我是一個熱愛寫字的人,從十四歲起,我就一直寫啊寫啊寫啊寫,好多人都對我說過,別這樣寫啦,你永遠也成不了作家。可是我一直對自己的未來充滿好奇,我一直都記得十七歲的某一天當我寫完一篇我自己特別滿意的小說後走在街上昂首挺胸的樣子,我那時候是真的很得意啊,我覺得我就是與眾不同的,就是會有出息的。
        那一天我跑到書店去看書,那時候的書店很小很小,我看到三毛看到席幕容,她們的書一排一排氣宇軒昂地堆在那裏。我很好奇,要是有一天,我的書也能像她們的書那樣暢銷,我會是什麼樣子呢?
        我們總是這樣,為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做著孜孜不倦的努力。
        後來,我真的當了作家,真的出了很多的書,雖然我還是那個我,但我又開始在不停地猜想,不知道別人在讀我的書的時候,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呢?我總是試圖將自己換成一個普通的讀者來讀我自己的作品,試圖忘掉那些字是我自己寫的,我總是很想知道自己被自己感動是什麼樣的滋味,謝天謝地,當我寫完《左耳》以後,我感受到了,我認為,這是給一個作家最高的獎勵,因為如此這般的「自戀」獎,並不是人人都可以得到的呀。
        我真的很喜歡我的《左耳》,喜歡吧啦,喜歡小耳朵,喜歡張漾,喜歡許弋,喜歡黑人,甚至喜歡蔣姣……我真的很擔心,不知道《左耳》之後,我會不會完了,會不會還有勇氣提起筆來繼續寫一個超越它的故事。
        嗯,有點好奇。
        咳,好奇害死人。
        所以,我又開始提筆寫啊寫啊寫啦。
        所以,這篇短短的序讓臺灣的編輯等啊等啊等啊,真是抱歉噢。
        今年七月,我小叔一家三口去臺灣探親,從那邊打來電話,很激動地告訴我,在書店裏看到有我的三本書,賣得最好的是《小妖的金色城堡》,店員告訴他時常斷貨。他每樣買了一本,做為禮物,送給臺灣的親戚。
        算起來,《左耳》應該算是我在臺灣出版的第五本書,雖然和「我識出版社」的合作還是第一次,但我臺灣的好朋友,也是《小妖的金色城堡》的責編麗玟小姐在我最需要她的時候義不容辭地加入了該書的策劃和編輯工作,讓我可以安心地期待這本書在臺灣的發行和銷售。謝謝「我識」能在很短的時間內決定出版《左耳》和《左耳終結版》這兩部書,謝謝臺灣的讀者,一起加油呐。
 
                                                                                                          饒雪漫
                                                                                                              2006年10月2日
                                                                                                               寫於江蘇鎮江
 
[ 本書目錄 ]
作者序
 
Part1 木子耳 (女主角)
 
Part2 吧啦吧啦  (這個角色我超愛)
 
Part3 張漾  (沒有很愛)
 
Part4 李珥  (女主角本名)
 
 






創作者介紹

算了

hshin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