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不知道哪根筋不對,

幾乎把所有需要用到帳號密碼的密碼都改過一遍



今天爲了要匯錢給我媽

我居然,試密碼試到把我自己的提款卡給鎖了

又硬著頭皮打電話回家拜託我媽把印章寄上來

免不了一頓罵...




我實在很健忘

每次只要換了一個包包,就會所有東西都忘記帶

包括宿舍鑰匙或是學生証等等

所以每次都要去舍監那裡借鑰匙和卡片(刷卡開門)

最高紀錄: 連續三次/天

再這麼下去,舍監看到我都知道我是哪樓哪寢的

我好像快要喪失自己回宿舍的能力...

怎麼那麼白癡啊我?

每次都在我鎖上門之後才發現"靠!又沒帶鑰匙"

免不了心裡又罵了幾句髒話

其實多半是懊惱自己怎麼那麼漫不經心



然後這兩天也是一直莫名奇妙的手指上出現很多傷口

都是深到會流血的那種,而且很長

非常莫名其妙,有時候是做實驗噴酒精感覺到痛才發現的

有時候是覺得手癢癢的,抓癢的時候才發現,咦?怎麼有血?

才嚇一跳想說我到底是在哪裡被割到我怎麼都不知道



前幾天... 老闆要我換題目

雖然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可是有一種鬆一口氣的感覺

明明中研院做了一年多做不出來放棄的實驗

他硬是要我試試看

我也做了差不多八個月,終於要我放棄了

剛聽到他跟我這麼說的時候,心裏的小人還蠻雀躍的

"歐耶!! 終於可以不用再做這個了"




不過,這正意味著我要開始做病毒了




還有啊,星期二我去看醫生,結果怎樣還不知道

明天要做超音波

等有確定結果出來我再說好了

(辛巴達你也要多注意一點)

唉.. 我改天再去你網誌講好了








就這樣







創作者介紹

算了

hshin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